rn3h| v3b9| 79ph| nb53| 5z3z| wamo| xfrj| ky20| n733| 3z53| uc0c| 3n5t| vxnj| 119n| 5vn3| rdvj| 1lwp| 99b5| 759t| 51vz| u0as| 17jr| 7f57| 5rvz| r15f| 591f| n7lb| v7xt| 3h5t| f3lx| d1dz| b1zn| vnrj| l7d5| 3939| v3l1| 11tn| b5br| 55d9| e46c| pb3v| kyu6| ft91| 02i2| hbb9| 1jnp| 9fvj| n5j5| nvnr| fnnz| x77x| 1h51| x7jx| xt93| w8gm| pb13| xdvx| t715| iu0g| 7d5z| p3t9| xp9z| z3lj| u4wc| xjb3| 537z| 4k0q| 73zr| ffrl| 7bd7| fj91| hh1n| bbx5| n51b| lh13| 17jj| 4a0e| 3h5t| 1fx1| 95zl| bp7f| pzfr| fxxz| x137| x1hz| n1zr| e02s| fphd| ku8u| ci2k| vl1h| 31b5| e46c| s2mk| 9p93| tfpx| nnbd| nj9h| 9fr3| 6.00E+02|
穿越之庶子为政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失望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中文网www.biqugezw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小齐去世的时候,我以为,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但是我现在发现,我好像错了,你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人,现在的你,就像刚刚京墨说的,你甚至不配做凤姓的儿女!虽然我知道,你不是真的凤咏,但是,你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情况下,你的反应,让我太失望了,我真的不敢相信,我一直相信、信任、依靠的,居然是这样的人。我现在,甚至讨厌曾经觉得你好的自己!”

    那时候,连京墨和繁缕都对自己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过来,我有话跟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的事情,你们就当不知道就好。等到七天之后,就会反噬,到时候,是谁给容妃下的蛊,就显而易见了。至于容妃能不能回到都城,我可就说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刚刚那小厮的样子,就知道,容妃根本回不去。容妃送来的时候,车夫只是说,容妃昏睡了,并没说容妃有什么别的病症,但是这个小厮却一口一个神医,可见他知道很多内幕,而且他知道,容妃身上的蛊早就发作了。这样情况下,容妃还活着,他们肯定是不会让容妃回到都城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派人跟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恨她吗?怎么还派人跟着?你不会是特地叫个人去看她死吧?”

    “我是那么无聊的人么?我只是想着,确定一下,也防止以后留下把柄。再说了,她还有活着的必要,以后扳倒魏华清需要她。只有这种有地位人的证词,才足够让天下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把她养起来了吧?这样合规矩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么说,我只是让人跟着,如果她真的被人丢了我们再救。只要人到了宫里,就没理由再来找麻烦了。就怕人被丢在外面,那就玄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会这样丢在半路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觉得皇帝现在还在乎她的死活吗?如果在意,会随便拿个马车拉过来吗?皇帝是什么人你比我清楚,清荫阁能给他带来什么你也明白,你能说清荫阁不会变成下一个白家吗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要暂时待着,就要保护好自己和这个地方,不求你说做什么振兴清荫阁的事情,但是你也不要惹麻烦对不对?我也是这么想,所以才派人去的。而且我派的不是清荫阁的人,到时候如果有什么,也不会给清荫阁留下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你心里也这么想。我不是帮你,我也是在帮我自己。清荫阁风光秀丽,天青山高耸入云,清荫阁的人更是如同仙人一般。我知道,这里很好,但是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我那北方的家乡。若不是这些事情,我早已回去,何必踞在这异国他乡?可是我不可以,我可以贸然回去,但是我那些受伤的族人呢?我客死异乡的母亲呢?我白白牺牲的兄弟呢?我无法向他们交代,我日日夜夜,都感觉,他们魂魄难安,日日夜夜都在恨我为什么龟缩不前,无所作为。凤咏啊,大祭司之位虽然交给了别人,可是这个职责却被母亲刻在了我的骨血里,去不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何须想这么多?我若是你,恐怕早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当然容易,然后呢?看着索尔族人穷困潦倒、衣不蔽体、食不果腹、举目无亲?我不忍。那时候我更会恨,为什么我在这不帮着那些人报仇,而是选择偷偷潜回家乡……我无法注视孩子们单纯无邪的眼睛,我更无法直视老人们饱经沧桑的面庞,我做不到对他们不闻不问。更别说,需要报仇的,不止有我的族人,还有我的母亲,我的兄弟,我的亲眷。我不做到,断然没有面目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?你根本不明白!刚刚那个,是你杀父仇人!是你杀妻仇人!你甚至可怜她?那个罪魁祸首,你居然曾经对他鞠躬尽瘁?你还告诉我你明白?你明白什么?你告诉我你明白什么?我若是你,我把她千刀万剐,我都不足以泄愤,你呢?你在想什么?你能告诉我么?就算,就算瑞珏对你们母子不好,就算瑞珏不在意你,但是,瑞珏永远是你父亲!白芷永远是你未婚妻!你对一个这样不共戴天的仇人,你甚至还在念旧情!念什么旧情?那官妓楼子都是他开的!你还有什么旧情可念?你还不明白吗?你一直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!你还以为自己是再世孔明!你以为你帮他了?他只是踩着你往上爬!”

    “晚晴居是四皇子的?不是易大人的吗?”

    “呵,易广兴从一开始,就是魏华清的人!你们觉得,如果易广兴是别人的人,他会有证据不对付留给你威胁么?你是不是傻?就算你对我说的这些人都没感情,那么,你对自己母亲总算有感情了吧?董良玉是她亲妹妹!她可曾有一丝怜悯?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,瑞珏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孩子。好吧好吧,我随你了,扶不起的阿斗,我就不做这诸葛亮了!”

    想到京墨拿自己当扶不起的阿斗,自己就想笑。

    “呵,我就知道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那您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未想过看谁笑话,我只是来看看你,刚刚的事情,我知道了,白苏的事情,我也知道了。但是,我不恨,不是因为,我冷血,无情。而是,恨只是一个情绪,报仇才是实质的。我不知道刚刚兰丫头所谓,你不是真正的凤咏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想告诉你,如果你什么都不做,那可以,也请你以后,不要阻拦我们报仇。我不介意,你带着正初,或者带着无辜的人,去过那简单的生活,我不会怨你,但是请你不要影响我们。”

    繁缕虽然没有京墨说的那样,但是从字里行间还是可以看出繁缕的失望,可能繁缕觉得,自己是将门之子,应该要有该有的气节吧,没想到自己没有,还畏畏缩缩,还同情仇人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gezw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